<em id="21lya"></em>
        <em id="21lya"></em>

        <em id="21lya"></em><em id="21lya"><label id="21lya"></label></em>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香麗印象

        香麗印象

        • 分類:文化沙龍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7-03-06 00:00
        • 訪問量:

        香麗印象

        • 分類:文化沙龍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7-03-06 00:00
        • 訪問量:
        詳情

        陽春三月,我深感能成為云南建投香麗高速建設的一名職工而感到無比的自豪,懷著對香格里拉的美好憧憬踏上前往迪慶工地的行程。一路上春回大地,萬物復蘇,好像“春姑娘”已跳到我的心里來,心里美滋滋的。

        進入迪慶的地界,跨過金沙江,已近傍晚,沿途到處都能看到“云南建投”的標識標牌,好大的工地!經過虎跳峽后,大巴車就開始上陡坡,我不知不覺睡著了……

         不知大巴車在大山里彎彎曲曲地爬行了幾個小時,我從睡夢中被司機叫醒,到小中甸啦。一下空調大巴車,一股逼人寒氣透過我單薄衣衫殺進身體里來,我不禁打了個寒顫,這地方竟然還是冬天啊!我被眼前意外的景像驚呆了:雪花漫天飛舞,地上厚厚的積雪有半尺多,不遠處模糊的樹枝頭掛著冰條……正在四處張望,這時香麗高速第四標黨政綜合辦主任楊衛方向我迎了上來,一番親切的問寒問暖,我的心里油然萌生了許多暖意。楊主任二十七八歲,可愛的臉上時常面帶笑容,說話溫文爾雅,善解人意,做事老道周全,有超越年齡的成熟。我隨著楊主任來到項目駐地,被安頓下來。這一夜,我躺著暖和舒適的被窩里感嘆到:自己還未來得及一睹香格里拉神奇美麗的芳容--雪山、冰川、草甸、湖泊……才一投入到她的懷抱,就被她冰冷的軀體弄得如此不堪,真是福薄!

        雪整整下了一夜,我清晨起來,天已放晴,推開門,出去一看,哦,天地山川,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白色。雪中的景色壯麗無比,天地之間渾然一體,只能看見一片銀色,仿佛整個世界都是用銀子來裝飾而成的。一切都變得純潔而又美好。這時讓人會情不自禁地想起毛澤東的詩句:“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極目四望,四工區項目部駐地座落在小中甸以南的四面環山的一個山坳里,自西北到東南一條便道從項目部東北部連接標頭和標尾,項目部從東至西布局整齊五排房子,房頂上都落上了厚厚的積雪,雪足有半尺多厚,好像一夜間都被蓋上了厚厚棉被。駐地東邊一排是項目部二層辦公樓;西邊一排的職工餐廳和中間的三排平房的職工宿舍,被綠色的護欄鐵絲網圍合成項目部生活區。一條沿著地形鋪筑的三尺水泥小道連接著辦公區和生活區,路面上鋪了厚厚的積雪,抬腳走在上面,立刻就發出撲哧撲哧的響聲,沿著走到辦公區,來到楊主任的辦公室報到,楊主任說:“老任,這里屬于高原藏區,生活條件特別艱苦,工作任務更艱巨,要有思想準備,我先帶你去工地上轉轉,熟悉下相關環境。”

            我們驅車沿著便道向東爬上一道小山坡來到小中甸隧道進口,只見轟鳴裝載機在洞口除雪,車輛來來往往,洞口設置了很多安全作業警示牌,在雪地里格外顯眼,抬頭望去,洞口山坡上冰雪里站立著“云南建投,高原鐵軍”8個紅色的大字,讓人看了很生力量。楊主任介紹說隧道進口的負責人叫陳志華,約29歲,參建過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老撾南亞2水電站等項目建設,是個具有豐富施工管理經驗的管理人員;隧道出口的負責人張云永約28歲,同樣參建過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及高鐵隧道等項目的建設,施工經驗豐富、技術過硬。洞外冰天雪地,洞內燈火通明,干得熱火朝天,拉運渣土的車量來來往往,井然有序。不一會兒就到了隧道掌子面開挖處,只見3個施工人員圍繞在一個工程技術人員周圍,仿佛在安排什么。他邊說邊用手中的手電筒在掌子面圍巖上射來射去,他中等身材,身穿工作服,著迷彩大衣,雙腳上是一雙沾滿淤泥的黑色高筒水靴,這就是工程施工人員的標準著裝。他說話鏗鏘有力,眼睛里透著靈氣和智慧的光芒,炯炯有神,他就是陳志華。初次見面,他工作的激情和工作方式、作風,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告別陳志華,我們去到了隧道出口,一路上,楊主任介紹說隧是從進口和出口同時開挖,一共四個工作面,到2018年8月底必須貫通,2019年12月底香麗高速全線通車。這里不是雪天就是雨天,施工條件很艱苦,我們順著便道艱難的前進,車窗外,雪后的陽光格外燦爛,在白雪的反射下使得天地間顯得耀眼炫目,使人簡直不敢睜開眼睛。雪后初晴,的心情也特別好。藏族村落錯落有致,建筑風格獨特而另類,牧場上還有三三兩兩黑色牦牛鑲嵌在雪地上,正在悠閑地吃草,它們不時地抬頭望望遠處,好像也在欣賞這美麗的雪景,時而發出牦牛低沉的叫聲,還有那清脆的鈴鐺聲,一陣一陣傳出來。好一幅明朗、寧靜、和諧而又悠遠的畫卷。意境是那么悠遠,線條是那么飄逸,使我看著看著就陶醉在里面,不禁從心中感嘆這大自然的杰作!

        正當我陶醉在這美景時,車子“嘎”一聲停了下來,只見七八個農民工在路邊吵吵嚷嚷,身上還背著背包,楊主任馬上下車詢問:“你們是哪個施工隊的?這里發生了什么事?”一個40多歲模樣的漢子回答說:“我們是四川的,是修建木魯2#大橋的鋼筋工,這兒天天下雪,干不成活,我們想回克噻。”楊主任面帶微笑,溫文爾雅地對他們說:“工友們,大家辛苦了,聽我說,你們的情況我清楚啦,你們先回駐地去,你們這邊的情況、存在的困難我會第一時間匯報給領導,項目部會想辦法解決的,橋干不了會安排你們做其它的,創造條件讓大家有活干,請大家相信我。”楊主任耐心的和工人交流起來。“你們在伙食怎么樣?晚上睡覺冷不冷?走,我和你們去看看!”于是,我和楊主任就和工人來到了工人駐地,認真地查看住宿伙食等生活情況,耐心細致做工人們的思想工作,工人們終于穩定了情緒,留了下來。

        直到中午2點多,我們才到隧道出口,見到張云永時他剛從隧洞里出來,微胖的臉上帶著一副茶色的近視眼鏡,顯得大氣穩重,他介紹說:“現在,隧洞進口這邊因為連續雨雪天氣,造成路面濕滑,結冰,導致材料物資運輸困難,再加之隧洞開挖碰到的圍巖地質狀況特別差,為了安全起見,進度有點慢,但我們有信心克服這些困難”。最后張云永富有詩意地說:“我和陳志華是相思無限,只盼早日相見啊”。這句話道出了建設者希望隧道能夠早日貫通,實現香麗早日通車的夢想。

        這是我對香麗高速四工區的第一印象,看到的盡管都是些普普通通一線職工的形象,但讓我看到建設者們都在艱苦的環境條件下為香格里拉的美好明天而默默奉獻著,這是偉大的時代壯舉,我更加堅定了自己先前的信念。我為自己能成為建投香麗高速的一名職工而感到驕傲。

         任仕岱/文

        暖暖影院日本高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