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1lya"></em>
        <em id="21lya"></em>

        <em id="21lya"></em><em id="21lya"><label id="21lya"></label></em>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讀《背影》有感

        讀《背影》有感

        • 分類:文化沙龍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0-09-08 10:45
        • 訪問量:

        讀《背影》有感

        • 分類:文化沙龍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0-09-08 10:45
        • 訪問量:
        詳情

        文/張曉燕

           再讀朱自清的《背影》已是十五年后的今天,沒有什么契機,就是忽然就想到了那個佝僂著身子爬月臺的老人,然后就不自覺的找到了《背影》原文鑒賞,再回顧一遍,還是能像以前一樣讓人鼻子發酸。

           記憶中,我出生的村子也有月臺,也有小站,也有一個像朱自清父親一樣的母親,從小寫作文最愛提的也是母親,看到別人感觸父母最先想到的還是母親。

           “父親是一個胖子,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干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這是我在背影里面印象最深的一段話,也是最讓我觸動心弦的一段話,我也有似他一樣的經歷。

           記著剛上初一那年去的離家較遠的鎮上讀書,一個月回一次家,有一次周末回家,準備返回學校,那時候村子里面沒有汽車道,出村子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每天來回兩趟的火車,錯過時間可能就得等到第二天才能走了,猶記得那天母親地里有活,早早的就到菜園子里澆了菜水,等我醒來的時候母親已經拿著菜瓢子回家來了,她先把那常年不離身的圍裙系上,又到柴堆撿些細小的柴火準備生火,我站在一邊問那么早就生火做什么,媽一邊生火一邊說:“你回家一次不容易,學校又吃不到什么好的,今天燉個臘豬腳給你吃。”說著便拿下那掛在房梁上的豬腳,拿著菜刀到水池邊沖洗去了,只見她左手拿著豬蹄,右手拿著那并不鋒利的菜刀,就著水龍頭仔細地將附著在豬腳上面的霉菌刮掉,尤其豬腳丫子那里,媽媽刮了很多遍。愣是把一只黑豬腳刮成了黃金色。長滿老繭的雙手隨著她拿菜刀的動作一前一后晃動著,手上一道一道紋路清晰可見,被常年累月的泥土沾染,就像黑泥溝一樣印在她的手掌及手背上。

           夏日清晨的太陽并沒有那么熱烈,我卻看見媽媽額頭的發絲被汗水黏在了臉上,風一吹過,頭發便越加凌亂,我想過去幫它捋一捋,卻見她放下菜刀,用手在圍裙上蹭了蹭,隨即將那亂了的頭發捋了捋順到了耳后去。將豬腳洗干凈燉上之后,她又忙不停的找來空空的罐頭瓶子,洗洗干凈,把她腌制的腐乳,腌菜,蘿卜條各種腌制品往罐頭瓶里裝,直到瓶子里再無一點空隙可塞了才肯把瓶蓋擰上,邊蓋瓶蓋邊跟我說:“給你多裝點,到了學校分給同學吃些,要搞好同學關系,在外面不比家里,可要收住你的暴脾氣。”我習慣性的應著,“你這腌菜吃完了瓶子要拿回來的,咱家沒這瓶子,這是去你二姨家討來的。”我應了聲好。

           她看我做在火爐邊照看火,并讓我趕緊去收拾行李,我說還早。見我沒動靜,她也沒有言語,轉身出門去了,過了十多分鐘,她從外面拎著一袋子雞蛋回來,笑盈盈地說:“這是跟你姨奶奶家買的雞蛋,給你煮上帶著路上吃。”又從袋子里拿出兩個雞蛋朝著我說:“給你炒個蛋炒飯,帶到學校晚上吃。”我不愿意麻煩,并說不用了,可她像是沒聽見一樣顧自忙碌去了。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我便去收拾行李,隨意的找了個袋子將老媽讓帶的東西一股腦塞了進去。

           想著跟我一起吃個飯,爸爸也早早的從地里回來,吃過飯,因為下午要犁地,老爸便去修理他的犁去了,老媽則從廚房把炒好的蛋炒飯和雞蛋裝好拿出來讓我帶上,看見我打包好的行李,碎碎念的說我那么大了還讓她操心,裝個東西都不會,邊念邊去找了個厚實點的袋子,將我原先收拾好的東西又重新整齊的放在找來的袋子里,她先是把裝有炒飯的飯盒放在最下面,又把腌菜蘿卜干的瓶子放在飯盒上面,接著把裝有雞蛋的塑料袋子打上結,放在腌菜瓶子的旁邊,最后將最外面的袋子也打個結,又找來另一個袋子套上,拎了拎覺得結實了才遞給我,我提起來感覺怪沉的,便要走,她看我吃力的樣子,瞥了我一眼,接過我手里的袋子說:“我送你去吧!”我實在不忍她再為我操勞,便說拒絕了,她沒應我,提著袋子就往外走。我們村子到火車站有一里多的路,她走前面,我背著小雙肩包后面跟著,一邊走路還不忘囑咐我好好念書,不要貪玩之類的話,我嗯嗯的應著她。

           送我到站臺,她讓我看看幾點了,我抬起手,發現手上表沒在,媽媽看我手上沒戴表便問我的表哪里去了,我悻悻地說:“大概是洗臉的時候放水槽邊了”。她這回真是無奈了,話都不想與我多說,我趕忙說:“車快來了,你回去吧,幫我收起來,我下次回來拿。”她不聽我說話,轉頭走了,我想,我媽應該是太生氣了,我怎就那么不讓人省心呢。

        等了大概十多分鐘,隨著一聲汽笛聲,綠皮火車自遠處哐哧哐哧的駛來,在月臺邊停下,我正拎起行李準備上車,只聽見媽媽喊我小名的聲音,我轉頭望過去,見媽媽邊跑邊喊我等一下,我停下來等她,她氣喘吁吁的跑近我,將手里的表遞給我說:“路上看好行李,下車的時候別又落東西了”。我看著手里的表,情緒稍有復雜,在我看來,這表,帶不帶都不是那么重要的,可大抵在媽媽看來,我不帶這表一定會影響我日常的學習吧。所以才會在這十多分鐘的時間里來回跑個一兩公里只為送塊表。

           楞神的時候媽媽催我趕緊上車,我拎著行李上了車,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媽媽在月臺上又囑托我早晚穿衣不要貪涼,這時候我卻沒有了之前的不耐煩,連聲應著好,讓她快回去。

           車子慢慢啟動,媽媽還在站臺上,我探出頭去,直到看不見她才把頭縮回來。

           我沒有看到媽媽的背影,只看到她面向火車的方向還沒有走,或許一直以來,常留下背影的那個人是我,自初中以來,跟媽媽相處的機會越來越少,直到后來工作,結婚,就更少了,雖還未曾嘗過做母親的那種滋味與幸福,但為人子女的我卻越發的覺得為人父母的可憐可悲,從做父母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傾盡心力為孩子的一生操心,換來的卻只有與子女十多年的相處時光,還要忍受女兒嫁人的痛和不舍,接受兒子另立新家的不適與割離。辛勞一輩子,臨到尾聲,有的父母還要欣賞兒女演繹的養老推脫大劇。縱是如此,問盡世間父母,沒有一個人會后悔生下兒女,這或許就是人們常說的兒女都是討債的。

        上一個: 故 鄉
        下一個: 我這三年
        上一個: 故 鄉
        下一個: 我這三年
        暖暖影院日本高清...免费